2012/04/07

  愚敏開版,分類【文學創作】,放置在紫沅板上的創作文章將陸續移來此處,並同時間盡速關文,以此區分小說創作及影劇文,並加置讀書心得分享,故兩版皆為同作者。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吔 「 」...... 。『 』、【 】── 《》. ☯  
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A3CIPDNM5LPS0239

《滿月》 簡介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很高興我又完結一個坑,今年戰鬥力挺十足的,我也沒想到《無愛者》會寫這麼快,再度破記錄,哈哈。所以我的腦漿已經糊掉了,可能需要休息一下。

  在創作《無愛者》期間,我遇到一個非常大的挫折,對醫學非專精的我,對於虛構馬庫斯氏症這個病產生沮喪,甚至一度想關閉這本小說。幸而認識莫寒還有祁煙,故事行進間,不厭其煩地幫我圓滿這個病情,耐心且毅力地符合我小說裡的架構,這非常不容易,所以真的感謝她們。也因為如此與她們相交,文中虛構的莫氏菌,被我拿來當是感謝莫寒了,哈哈。

  《無愛者》這次的主角比較特別,這本小說歸類在愛情文藝,偏偏葉辰是個無愛者,好像有點諷刺。寫他最困難的,我必須得放空,去揣摩。有文友說有點像機器人,對我而言算讚美,表示我真的有寫出一些冰冷沒有感覺的一面。也有文友覺得葉辰很萌,很棒的收穫,能寫出葉辰讓人感覺很萌。更有文友喜歡葉辰思維的部分,讓我感覺像吃了定心丸,我的確擔心葉辰心裡獨白的部分會讓人覺得囉嗦。但不管如何,每一篇留言對我而言都是鼓勵。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交往兩個月後,趁著一次長假,我帶永晴回臺灣見爸媽。長輩似乎與永晴一見如故,一頓晚餐的時間,母親與她就有說不完的話。當年與宇馨分手,爸媽雖干涉不多,但我知道他們心中多少有些遺憾,只是無法表現太多,最終仍放任我。

  永晴的貼心似乎化下爸媽的擔憂,晚餐過後,母親私下將我找進房裡,看著我許久,我也細細看著這些年在母親臉龐上刻下的皺紋。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我還是不對勁。自聽見她的笑聲與我記憶的笑聲這麼相似,心中的感覺正逐漸釋放。這鎖了多久,我什麼時候曾經擁有過這些感覺?

  半年過去,研究工作有些突破,MRO發布國際消息,辰光實驗初步取得進展,團隊氣氛明顯雀躍。大家緊繃的情緒放鬆,倏然聽見白永晴的笑聲,我忍住沒回頭,省得又因為我,她收斂。一下午,我聽她躍動銀鈴的笑語,感覺空氣似乎都渲染著開心,原來我會這麼想念。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☀我始終堅信,曾經貼近的心會朝彼此走近。

  我不對勁。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不到一個月,白永晴就回來銷假,我隱隱鬆口氣。她似乎已經處理妥當,不像之前消沉,恢復初來那般開朗,忘記我的提醒又與旁人嘻嘻哈哈。只是我不再干涉,將近一個月沒有她的笑聲,我竟然覺得有些不習慣,既然無法再聽見屋子裡的笑聲,索性就用白永晴的笑聲來填補。

  趁閒暇,我與她說上話:「妳心情似乎不錯,都處理好了?」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回到休息室,我坐著喘息幾分鐘,助裡不斷倒水前來,我喝了幾杯才罷口。懷明對我的舉止似乎意外,我自己也是,突如其來的反應讓我莫名。承辦單位來解釋,演說已經結束,但媒體可能還在大門守候,詢問需不需要從側門離開。該解說的都已解說,我坦然,於是離開走向大門。

  「葉博士、葉博士──」我們一行人匆匆轉身,是素未謀面的女人,懷明很快舉手擋下她:「妳從哪裡進來的?葉博士的演說已經結束,不管妳有什麼疑問,他不會再針對妳的問題回答。」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☀我的感覺再度復甦。

  懷明一頭汗,不住幫我整理儀容,好似怕我會出醜。我微微一笑,按下他的手,輕輕點頭示意他可以了。懷明頻頻用袖子擦著汗,鄭重道:「一會兒別緊張,不管是質疑還是批判,只要想著我們在你身邊就行,撐住這幾小時,你可以的。我就坐在台下,緊張的時候就看著我,懂嗎?」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我的反常讓懷明緊急找來廖世昌,沒多久宇馨也來了,三人就這麼圍著我,兩個小時我沒說一句話。直到廖世昌建議返回機構,我才開口堅定拒絕。我不知道哪裡不對勁,只知道自己的心已經被黑暗吞噬,只是之前能忍,現在卻多了股窒息,隨時會因為黑暗而發狂。我是不是曾逃離黑暗?因為只有逃過,才會明白黑暗深處的壓迫。

  「我沒事,請你們回去。」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即使閉著,我仍能感覺雙眼接收一股刺激。睜開眼,竄入無法適應的日光,幾秒後察覺額上有一隻手,接著話音響起:「醒啦,感覺怎麼樣?」

  「我在醫院?」我四顧環視,扭頭望著廖世昌:「我怎麼在這裡?」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☀人無法想像心能記住多少事,以為失去,但早在心中深處靜靜等待發酵。

  當馬修說完,我立時顫軟:「我......我釀成全球的危機?既然你們能回到過去,為什麼不回到初始,發現源頭就能阻止馬庫斯氏症爆發,不應當選擇我這個時間點。」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和你分手之後,望著健行漸遠的模糊車燈與街燈融為一體,我轉身步行回家。離開了即思念,什麼時候心被佔據地如此飽滿,竟一點也不知道。那就像溫暖的陽光午後,有種舒適不過的溫度;也像在寒冷的冬季,懷抱中的體溫,是最安寧的片刻。

你的出現是預料之外,即使我不勇敢,卻很執意。這種溫度讓我沉醉。不需要去找地平線的那端,不需要攀登高山的頂尖,不需要追逐落日埋下的盡頭,不需要碰觸深海無涯的冰凍。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此後我住進教授的家,開始新生活,我真的在學校交到朋友,每天只有開心形容。因為跟教授同住,機構的觀察記錄就委任到他手上,不管多忙,教授一定會抽空跟我說話,詢問我身心狀況或帶我外出走走。即使我已交到新朋友,但只要是教授的邀約,我一定會推辭朋友的邀請。

  高中畢業時我代表畢業生致詞,教授當然出席,在致詞中我感激教授對我的照顧。教授依然持續「晴天藥劑」的研發,陸續進行A類實驗組的治療,與我一樣被治癒的人越來越多。與教授閒談中,得知機構將進行B類對照組的第一期臨床試驗,共通點就是施打過辰光藥劑的病患。

愚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